<var id="vr177"><strike id="vr177"><listing id="vr177"></listing></strike></var>
<var id="vr177"></var>
<var id="vr177"></var>
<var id="vr177"><video id="vr177"><thead id="vr177"></thead></video></var>
<cite id="vr177"><video id="vr177"></video></cite>
<var id="vr177"></var>
<cite id="vr177"><video id="vr177"></video></cite>
<var id="vr177"></var>
<thead id="vr177"></thead>
<var id="vr177"></var>

2022年乳業市場會陷入過剩嗎?

2022-02-15


作者:布瑞克 徐洪志

進入2022年,多數畜產品價格都表現疲軟,唯獨奶價仍然保持了穩中有漲的態勢。根據農業農村部對全國500個縣集貿市場的定點監測結果,1月第三周,內蒙古、河北等10個奶牛主產省份生鮮乳平均價格4.27元/公斤,同比上漲0.2%;而根據商務部的統計數據,1月底全國牛奶零售均價為12.95元/公斤,同比漲幅3.6%。這樣的漲幅看似平平無奇,但對比其他畜產品的價格同比數據就顯得鶴立雞群了:生豬同比下降58%、豬肉同比下降51.6%、仔豬同比下降71.0%、雞蛋同比下降3.4%、雞肉同比下降2.0%、牛肉同比下降0.3%、羊肉同比下降1.1%。


如果將價格的時間周期拉長,更可以看出奶價走勢的穩健程度。自2012年以來,10年中牛奶零售價從8.9元/公斤上漲到目前的12.95元/公斤,漲幅約為45%;其間幾乎沒有大的回撤。作為對比,豬價在這個10年里經歷了兩個半周期,雞肉和雞蛋價格的震蕩程度也十分引人注目。


奶價的長期穩步上漲,與牛奶生產的多年徘徊密切相關。自2014年以來,牛奶產量一直在3000-3200萬噸的區間內徘徊,當前的牛奶增產只是2016年以來大減產之后的恢復階段。2019年產量同比明顯增長,但與2015年相比并無太大變化。2020-2021年總算擺脫了生產徘徊的局面,連創歷史新高。據國家統計局數據,2021年奶類產量3683萬噸,同比增長4.3%;其中牛奶產量3560萬噸,比2020年增加140萬噸,增長4.1%。其中,分季度產量分別為709萬噸、831萬噸、974萬噸和1046萬噸,牛奶產量逐季提高。盡管如此,但過去5年的平均增速不過3.0%,而過去10年的平均增速不過1.4%,與其他動物蛋白產品的產量增速相比并不突出??紤]到中國奶類產品供需缺口之大,國內生產的增速可以用緩慢來形容了。乳制品生產的增長情況類似,2020年產量為2790萬噸,同比增長1.2%,預計2021年乳制品產量為2860萬噸,同比增長2.5%;但也遠未達到2016年近3000萬噸的歷史高位。



奶牛存欄方面,近年來甚至出現了存欄總量和養殖戶數量雙雙下降的局面,只是由于單產水平逐年增加,才保障了牛奶產量出現恢復增長。2018年以來,小散奶牛養殖戶退出加快,奶牛養殖場戶數量持續減少,相對應的是,戶均奶牛存欄量穩步提升,奶牛規?;B殖進程逐漸加快。截至2021年三季度末,全國發證生鮮乳收購站所涉及的養殖場場戶數量為2.1萬家,同比減少21%;涉及奶牛存欄超過540萬頭,同比增加10.3%。生鮮乳收購站涉及養殖場戶戶均存欄為253頭,同比增加39%。


我們再看一下乳制品的進口情況:

乳制品進口長期保持高速增長,僅在2015年出現過一次下降。據海關數據統計,2021年共計進口各類乳制品394.73萬噸,同比增加18.5%,進口額138.25億美元,同比增長13.9%。其中,進口干乳制品265.12萬噸,同比增加17.4%,進口額119.56億美元,同比增長11%,進口液態奶129.6萬噸,同比增加20.8%,進口額18.69億美元,同比增長36.7%。從進口的主要品類來看,除嬰幼兒配方奶粉和酸奶兩類產品大幅下降外,其余品類都有不同幅度的增長,尤其煉乳、稀奶油、奶酪類、大包粉增長幅度超過30%,乳清類和奶油類產品超過20%。按干乳制品與原奶8:1的比例推算,2021年進口乳制品折合生鮮乳2251萬噸,同比增長17.6%,相比2015年的增幅高達120%,遠高于同期國內產量增速。因此進口乳制品占市場總供應量的比重也從2015年的26%上升到2021年的39%。過去10年中,國內乳制品總供應量年均增幅為4.3%,這與消費增長速度3-4%大體相當??梢?,正是進口的連年高速增長,有效平衡了國內供需缺口,成為奶制品價格上漲穩健的主要原因。



現在的問題是,這個平衡關系在2022年是否會因奶業產能的過快增長而被打破?根據國家奶牛產業技術體系公布的數據,近兩年來奶牛養殖高收益的推動下,奶源基地建設加速。2020年公布進入操作流程的建設項目將形成165萬頭奶牛的產能,加上2020-2021年間進口的52萬頭種牛轉化為實際有效產能,估計2020年和2021年的規模場奶牛存欄將分別達到520萬頭和580萬頭;2022年和2023年預計進一步上升至640萬頭和710萬頭;而在2025年,這一數據有望達到743萬頭。隨著上游養殖端產能的陸續釋放,2022年中國平均原奶產量預計將從上年的7.7萬噸/天增至8.6萬噸/天,再加上進口乳制品預期繼續增長,2022年的總供應量同比增幅大概率將超過10%,需要下游端的牛奶消費增速達到8%甚至10%,牛奶市場供需平衡的局面才能維系下去。


從需求面來看,國內人均乳制品消費約40公斤/年,還低于世界平均水平,與發達國家上百公斤的年人均消費更不能相比,發展潛力巨大。正是基于這個基本因素,業內普遍看好中國奶業是朝陽產業,總體上升趨勢不變,會有20-30年的黃金期。


目前對乳制品消費影響最直接的,就是人口結構的變化,具體而言,就是新生兒數量逐漸萎縮和老齡化人口迅速增加。2021年全國人口凈增加僅48萬人;全年出生人口1062萬人,人口出生率為7.52‰,均創歷史新低。由于城鎮化程度不斷提高,加上疫情的擾動,2022年新生兒數量還將繼續下降,并將出現60年來的首次人口負增長。奶業的人口紅利即將消失殆盡,奶粉消費首當其沖,并已經影響到了供應端。以進口為例,2021年嬰配粉進口26.16萬噸,同比下降22.1%之多,在乳制品進口全面增長的情況下,形成極大的反差。國內方面,根據國家統計局數據,2021年1-11月全國奶粉產量87.05萬噸,同比增長僅0.40%,也遠低于乳制品生產的整體增速。


另一方面,在人口出生率下降的同時,2022年末60歲及以上人口為26736萬人,占18.9%;其中,65歲及以上人口為20056萬人,占14.2%。與2020年相比,60歲及以上和65歲及以上人口分別增加329萬人和992萬人?!吨袊用裆攀持改峡茖W研究報告(2021)》指出,我國老年人能量和蛋白質攝入不足的現象十分普遍,維生素B1、維生素B2、葉酸、鈣的攝入不足比例均高于80%,農村老年人營養不足的問題更加突出。老年人的健康需求將會成為推動乳制品消費的重要動力之一。2019年《中國乳業》雜志社調研結果顯示,老年人對乳制品有較高的需求,選取每天喝奶和經常喝奶兩個頻段作為高頻飲奶的標志,在65歲以上消費者中,這一比例高達70%;而對比18-29歲年齡組的青年們,高頻飲奶的人群比例僅為39%,相差近一倍。伴隨老齡化程度的進一步加深,老年人群體取代了未成年人,成為進一步拉動乳制品消費的主力。


值得注意的是,由于新冠疫情及防疫政策影響,消費特別是線下接觸性的服務消費,復蘇較為緩慢,居民消費意愿整體上也仍低于疫情前水平。自2020年3月疫情整體得到有效控制以來,預期中的補償性消費從全局看并沒有到來,2021年餐飲消費規模尚未恢復到2019年水平就是證明。但另一方面,結構性補償消費卻不鮮見,成為食品領域的最具活力的影響因子之一。例如生鮮電商、社區團購的興起和快速擴張,對實體店形成較強的替代。乳制品作為一種相對廉價的的健康食品,以居家消費為主,疫情對其負面影響并不大;居民在旅游、外出餐飲方面的減少支出,反而會對乳制品形成補償消費。


上述分析得到了官方數據的驗證。據國家統計局,城鎮和農村的奶類產品人均消費量自2016年以來已經陷入停滯,分別在16.5公斤/年和7公斤/年的水平上徘徊;但2020年出現明顯增長,估計2021年將延續這一勢頭,人均消費量有望分別接近18公斤/年和8公斤/年。雖然這一數據主要反映的是家庭直接消費奶類產品,尚不包括外出就餐消費和加工品消費,但從中也可以看出,除了人口規模和人口結構的變化以外,消費水平本身還大有潛力可挖。


當然,消費意愿是一回事,消費能力是另外一回事。2021年,全國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35128元,扣除價格因素,實際增長8.1%。而在消費方面,全國居民人均食品煙酒消費支出7178元,增長12.2%;餐飲收入總額為46895億元,增長18.6%。如果2022年居民收入和支出仍然保持這樣的增速,是能夠支撐奶業消費再邁上一個新臺階的。


不過問題就是,2022年的就業和收入形勢不容樂觀,可能難以維持上述增速,從而抑制居民進行消費。一方面,多數發達國家和新興經濟體鑒于奧密克戎變異毒株的重癥率和致死率都明顯下降,已經放松甚至取消了疫情管控,海外生產預期將在2022年二季度開始恢復,中國出口訂單面臨回流壓力,出口產業鏈的就業將遭受沖擊。同時海外疫情的蔓延會使得2022年防輸入的壓力進一步加大,更不利于國內生產秩序和就業的穩定。另一方面,居民收入增速有不斷放慢的趨勢,可支配收入中位數的增速更慢,貧富差距的擴大將抑制消費。從人均消費支出占可支配收入的比例來看,以四個季度移動平均計算,2021年三季度為68%,比2019年四季度仍低2.1個百分點。央行城鎮儲戶問卷調查也顯示,2021年三季度城鎮儲戶選擇更多消費占比為24.1%,比2019年四季度下降3.9個百分點。這說明疫情后的消費大概率只會延續溫和修復的趨勢,指望奶類產品保持8-10%的消費增速,難度還是很大的。


由此我們可以得出結論,由于近兩年產能擴張較快,進口高速增長,消費增長又存在較大變數,奶業市場進入過剩狀態的概率是在變大。豬價和雞肉價格又已經全面進入下行通道,因此對奶價的后市不可過分樂觀。養殖戶應謹慎看待當前的價格上漲,做好成本控制,尤其是合理規避和對沖豆粕玉米原料價格上漲風險,不可盲目擴產。政府部門亦應該加強引導,鼓勵和扶持養殖戶和乳品企業對接,適度加強養殖戶的議價能力,以促進乳品行業的健康可持續發展。


本文基于布瑞克咨詢研究團隊認為可信的公開資料,對信息的準確性和完整性均不作任何保證,也不承擔任何投資者因使用本報告而產生的任何責任。布瑞克咨詢承諾在作者知情的范圍內,作者以及財產上的利害關系人與所評價或推薦的產品不存在任何利害關系。


分享到:
下載安裝
快速注冊農業數據